苍顾行——

来世我只希望他是个公子。

猫猫勇

它是一只没有人要的小猫,因为他很凶。有人接近的时候他就会龇牙咧嘴弓起身子发出吼叫。

它太凶了,吓跑了好多来摸毛的小姑娘。

有一次,它在萧瑟的秋天踩着落叶玩耍,一抬头就看到了对面的长椅子上,有个人在抱着自己的爱猫。那只猫被打理的很好,皮毛柔顺发亮,一条蓬松的大尾巴甩来甩去。乖顺的躺在被主人抚摸,也配合着发出呼噜声。

它看了许久,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打结的毛,粗糙的爪。

但是它仍然相信!

它是富冈义勇,他没有被讨厌!


为什么不认识的人要对我这么好呢


【二哈白猫】晚宁幻听了!

太沙雕了吧


皋月💛🎮🏠💰:

To非哥 @苍顾行不动了,爱啥啥吧 


非哥生日快乐,记得天天开心。


因为最近才思枯竭,没有写正经文。怕号被封,也不敢开车。一点点沙雕希望你看完笑到头掉(大雾)感觉好像配不上我过生时你给我画的画......突然卑微 jpg. 




*假设0.5&2.0不出来的时候能在身体内部看到外部发生的事情




0.5酸2.0:


“靠,墨宗师那个贱人!他为什么这么轻易就得到了晚宁的吻——还有抱抱!”


“本座也想要抱抱!”


好像意识到这句话过于幼稚了点,即使没有第二个人能听到这句话,踏仙君还是多解释了几句:“虽然本座不是小孩子,但是……”


晚宁的抱抱什么的,我还是有点想要的。


过了一会儿。


“卧槽,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好的机会你不用啊!墨宗师你是不是傻?”


那可是本座都没有过的,极其少见的,晚宁投怀送抱!你居然怕他累了就不做了?


放本座出去!我可以!让我上!


可恶,这该死的束缚,本座还得在这里待上两天。


墨宗师这个不成器的家伙,一点用都没有。白白浪费了和本座一样的好皮囊。还没有本座好看。也不知道晚宁是怎么想的,怎么就每次对他态度那么好……


踏娇娇回忆起了自己和晚宁的“亲密时光”:


“别闹!”、“滚!”、“你能不能收敛点!下去!”


……


晚宁你果然偏心!


你难道不知道男人的好坏还是得从床上才能看出来吗?


本座英勇威武,一夜七次不止,肯定比那个看着就会yw的墨宗师好千百倍吧!




2.0想打0.5:


“踏仙君你这个禽兽!晚宁那么累了你居然还逼着他做——(但是自己其实很多时候也想这么干)真的是不知廉耻!(自己已经脸红了)”


“师尊你辛苦了,要是我一定好好对你。那个畜生实在是不懂怜香惜玉。”


“踏仙君这家伙又披着我的皮去作恶!唉,怎么能老是去吓唬小妖精们呢?每次他们第二日找上门来,道歉的可都是我!”


“踏仙君这个好吃懒做的东西,每次出来总是当甩手掌柜,自己什么都不做。我浇了三天的花,他不接着浇就算了,还给我拔掉!我真的好想出去跟他决一死战。不能和他共用一个身体了!”


“啊,师尊!为什么你总是对那个墨燃就这么心软,什么都随他做?(酸了酸了)”


“其实……我也好想和师尊这么干一次…….”


好徒弟墨微雨又马上自我否认:“不不不,我才不会那么做。我要敬他爱他、敬他爱他、敬他爱他…….”


好吧!虽然我觉得我可能也没那个胆子去要求师尊……但是我真的也很想和晚宁打野z!


(QAQ2.0委屈)


我其实也想这么干。但是我不会像那个禽兽一样那么暴力,我肯定不会那么粗鲁的。要是我的话,我肯定会让师尊也很享受,很幸福,并且得是师尊自愿的。


踏仙君是什么东西,怎么能和我抢师尊。


放我出去!我可以!


(发出了二哈的咆哮)


啊啊啊啊,不行,等我明天出去了我绝对绝对——


(看到师尊累了)


“算了,师尊都这么累了,我还是…….”


还是不做了吧。


绝对不是我送,这是敬他爱他,这是在敬他爱他、敬他爱他、敬他爱他…….




晚宁的视角:


为什么我每次和墨微雨在一起的时候,我都能隐隐约约听到踏仙君的呼喊?


为什么我每次和踏仙君在一起的时候,我又能好像听见墨微雨在那边碎碎念?


“薛蒙啊.......”


“师尊,何事?”


“我可能是老了,死生之巅有治幻听的药吗?”


“.......”薛蒙马上转头,找上墨燃,“你都对师尊做了什么!”


此时要是2.0:“???肯定不是我做了什么,你得问那个该死的踏仙君!”


此时要是0.5:“哼,你不知道那个可恶的墨宗师都做了些什么......”


薛蒙:“师尊说他好像出现幻听了。”


狗子:“啊,果然是他!”


薛蒙:“是谁?”


狗子:“墨宗师/踏仙君啊!”


薛蒙:“你等于没回答这个问题好吗?”


楚晚宁:.......


之后楚晚宁找到墨微雨商量这件事。


楚晚宁:我觉得我每次和你在一起,都能听到踏仙君的声音。


被关在体内的踏仙君:啊啊啊啊啊啊啊(恶狗咆哮)


墨微雨:师尊可能是前几天被踏仙君搞累了......休息一下就好。


楚晚宁:不,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好像也能听到你的声音......


墨微雨:对啊,那就是他对你太过分了,以至于师尊你累到出现幻听了。


楚晚宁:是吗?所以都是他的问题啊?


踏仙君:啊啊啊啊啊狗屁!你个墨宗师别血口喷人!


楚晚宁:我好像刚刚又听到了,踏仙君的声音......


墨微雨:他说什么?


楚晚宁:(面露难色)在说什么,血口喷人......


墨微雨:师尊你现在难道很累吗?


楚晚宁:虽然不是很累.....但是按你这么一说,可能我还是有点累吧。昨晚踏仙君......


踏仙君:怎么说来说去还是本座不好!墨宗师你给我闭嘴!


楚晚宁:哎呀,我真的还能听到幻听。


墨微雨:师尊赶紧上床休息吧。(把晚宁送上床)晚安。


踏仙君:等等,等等,你就走啦?你真的太不珍惜机会了!喂,喂,放我出来,我来上!



这必须转载

▫️姽▫️:

lof也要吼一句莫非非生日快乐!
╰(‵□′)╯╰(‵□′)╯╰(‵□′)╯
@苍顾行——

沈老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楚晚宁骑龙劫法场


lof压图严重

是第二次画这个片段 我真的很喜欢这段 真的 不是因为我是刀子精